恶女小说网为你提供花间浪子编写原创绣衣云鬓最新章节
恶女小说网
恶女小说网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推理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乡野情狂 富贵风流 乱情人生 慈母憨儿 青涩畸恋 车站之花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绣衣云鬓 娇艳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恶女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绣衣云鬓  作者:花间浪子 书号:12378  时间:2017/4/15  字数:15088 
上一章   第三章 绣衣隐身世    下一章 ( → )
峰上夜风徐徐,松涛低,一片幽寂。

  江天涛熟练地飞越一片褚怪石,通过一道稀疏畸形松林,直向深处一丛修竹处驰去。飞驰中,发现他经常练剑的竹林空地上,隐约现出一点白影。江天涛一见,立即愉快地笑了,他知道那是姿容娟丽,冰肌玉骨的雪师姊雪丹凤。雪丹凤双十年华,纤弱体质,平素沉默寡言,赋多愁善感,生得雪面粉腮,天香国,直如病后西子。

  江天涛即将到达林前,发现一身绢素的雪师姊依然静坐不动,心中感到十分惑,他本待出声招呼,但终于没有开口。因为,他曾怀疑盗剑留诗的少女,也许就是雪师姊,但他一看到圣洁如白莲的雪姊姊的倩影,他立即否定了他的假设雪师姊绝不是那一类的女孩子。

  他不知这位美如西子,貌似黛玉的雪师姊,一个人孤独地坐在一方青石上,又在想什么?他摒息前进,悄悄立在竹林外的一方石后,凝目细看。

  只见娟丽绝美,冰清玉润的雪师姊,静静地坐在以前两人时常讲故事的青石上,微仰着略显樵碎的娇面,痴痴地望着弯月,两道淡淡的蛾眉,已皱在了一起了。她那两片玲巧红润的樱,似是在向苍天祈祷,两行晶莹的清泪,正由她盈泪水的凤目中缓缓下来。

  江天涛看得十分不解,他不知雪姊姊为什么伤心难过,为什么陪师父去了一趟梵净山,回来就变得如此忧郁?他知道云师姊有个凄凉的身世,但她多少年来,都在平静中渡过。恩师海棠仙子,一向非常喜爱雪姊姊,绝不会轻易责辫讫,但,她是受了谁的委屈跑到此地来偷偷地哭呢?

  继而一想,恍然大悟,雪姊姊必是在梵净山金拂盲尼处,受了老尼和徒弟们的气,否则,雪姊姊怎会这等伤心难过。哼,不管金拂盲尼的徒弟是男是女,只要欺侮了雪姊姊,我江天涛定然不和他们甘休。心念间,他又摒息向前走了两步,只见雪丹凤,神情哀怨,声音颤抖,清丽秀美的娇面,像带雨的梨花,已了泪水。

  江天涛不敢冒然出去,他怕伤了雪姊姊的少女自尊,因而,他想先听出得罪雪姊姊的人是谁,再现身追问雪姊姊被欺侮的经过。于是,摒息静气,佑虑凝神,侧耳细听。

  只见雪丹凤,泪眼望着弯月,纤手抚着酥,断断续续地悲声说:“…你已经长大了…你再不是孩子了…难道你真的不知姊姊的心…在我心目中,只有你呀…”雪丹凤说至此处,缓缓闭上凤目,晶莹的泪珠,在她长长的睫间,像断线的珍珠滚下来。

  江天涛听得暗吃一惊,一颗心顿时提到了腔口,心想:“惹雪姊姊生气的该不会是我自己吧?”

  又见雪丹凤微闭着凤目,痛心地轻摇着蝶首,着泪,继续说:“我知道:这时你正和你出身豪富之家的表妹…促肩香闺…两情依依…哪还想到我这苦命的师姊…”说至最后,娇躯颤抖,忍不住突然掩面而哭,但她仍竭力抑制着,不让悲戚的哭声高起来。

  江天涛呆呆地立在那里,愣了。雪姊姊果然在埋怨他,这确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事,一向被他敬爱的雪姊姊,竟对他有了私情,而他,却一直视雪姊姊如圣洁不可侵犯的女神。

  就在这时,一声亲切慈祥的声音,划空传来。

  “凤儿,你涛弟弟还没来吗?”江天涛心中一惊,这正是恩师“海棠仙子”以千里传音的功夫,同雪姊姊问话。

  却见雪丹凤,慌张地举袖拭了拭双颊上的泪水,急忙起身,面向身后竹林深处,恭谨地期声说:“回禀师父,涛弟弟还没来。”

  竹林深处,又传来海棠仙子的惑声音问:“方才你在和谁谈话?”

  江天涛听得心头一震,不由瞪大了星目。一瞬不瞬地望着雪丹凤窈窕的背影,心灵深处,立时掠过一丝妒意和怕失去雪姊姊的惶恐之感。这时,他才突然体会到,他对雪姊姊的爱,早已深蒂固,只是他自己尚懵懂不知罢了。

  又见雪丹凤,恭谨地期声道:“那是朱师妹!”

  江天涛听得一愣,心说:师父何时又收了一个师妹?又听海棠仙子,惊异地问:“怎么,她还没回梵净山吗?”

  雪丹凤立即恭声道:“她在走前先到峰下去看了看涛弟弟!”

  竹林深处一阵沉寂,没有再传来海棠仙子的声音,想是为朱彩蝶去看江天涛的事,而感到不安。江天涛一听梵净山,心中顿时恍然大悟,朱彩蝶就是两年前金拂盲尼带来的那个一身鲜红,头上梳着两个小辫子的精灵少女。

  他一想到那个有两道柳眉,一双明亮大眼睛,充了刁蛮难逗的丽少女,他心里就有气。因为两年前她来时,虽然仅住了两天,但却数次要求和她比轻功,比剑术,而江天涛都没理她。他虽然有些讨厌朱彩蝶,但却很喜欢盲尼豢养的那只金红眼,颇通人的金狒狒…老饕。

  江天涛听了雪姊姊的回答,想起朱彩蝶那副争强好胜的个性,趁机进入九宫堡,盗剑留诗的少女,不是她还有谁?心念间,竹林深处,再度传来海棠仙子的关切声音:“凤儿,你朱师妹怎么说?”

  一直恭立的雪丹凤,略微一迟疑,恭声道:“朱师妹没说什么,师父!”

  接着是海棠仙子沉声问:“那她为何走了回来?”

  雪丹凤依然迟疑了一下,才回答:“朱师妹说,涛弟弟正在九宫堡内!”

  海棠仙子似乎颇感意外,立即问:“她怎的知道?”

  雪丹凤恭声说:“朱师妹说,她也去过九宫堡了。”

  海棠仙子轻声一叹,感慨地道:“这孩子被金拂盲尼纵容得大任了。”说此一顿,似乎想起什么,立即又关切地道:“凤儿,进来吧,你涛弟弟也许要三更以后才能前来。”

  雪丹凤恭声应是,微垂蝶首,径向竹林深处缓步走去,看她戚然的神情,充份显示出她内心的哀怨,孤寂和失望。江天涛望着雪丹凤的孤伶背影,心中不一阵难过,他断定雪姊姊的这场不快,完全是朱彩蝶带给她的。根据雪姊姊方才的哭述,朱彩蝶必是将花园地道暗通表妹香闺的事,告诉给雪姊姊听了,所以才惹得多愁善感的雪姊姊在此伤心暗泣,以为他经常去和表妹相会。

  心念间,雪丹凤已转过一座高大石笋之后,江天涛的心中一动,立即飞身向前飞扑。雪丹凤想是听到了飞扑带起的衣袂破风声,白影一闪,转身飞回,一见江天涛立即惊声矫呼:“涛弟弟!”

  娇呼声中,展着百合初放的微笑,急步向江天涛去,但她的凤目中,却旋动着泪水。江天涛扑至雪丹凤身前,急坠身形,兴奋她笑着:“雪姊姊你好!”说着,亲切而自然地握住雪丹凤那双柔若无骨的玉手。雪丹凤的娇面上,顿时了红霞,芳心跳个不停,蛾眉也立即皱在一起了,因为涛弟弟从来没有这么大胆,这么热情过。

  虽然,她觉得涛弟弟有些放肆,不像以前那样稳重,但她的芳心深处,却充了幸福,快慰和甜蜜。同时,她也察觉到,涛弟弟较之半以前,更成,更健美,更具有了的男雄风。她微仰着略显憔悴的粉面,鲜红的樱挂着愉悦的甜笑,晶莹的眸子,一直在涛弟弟英俊逸的面尘上闪动,久久说不出话来。

  江天涛握着雪丹凤的两只冰凉玉手,久久没有放开,他要用他充热力的手,将雪姊姊的手暖热起来。这时,见雪姊姊久久不语,首先亲切地问:“今天回来的吗?”

  雪丹凤依然含笑注视着江天涛,愉快地回答道:“薄暮才到。”

  江天涛立即解释说:“小弟是看了恩师的手谕才知道。”

  雪丹凤一听恩师两字,顿时由甜蜜的梦中惊醒,想到恩师的高绝武功,岂能不知涛弟弟已来峰上,这么长时间,两人仍在此地隅隅低语,她老人家怎不笑两个情痴,涛弟弟是男孩子,自是无所谓,而她…心念至此,又羞又急,不由娇面飞红,直达耳后,急忙挣脱玉手,惶急地悄声说:“师父等你好久了,快去吧!”

  江天涛知道她为什么脸红,但他仗恃着恩师的疼爱,愉快地一笑,拉着雪丹凤的玉手就走,显得不在乎。雪丹凤又甜又气,又慌急,不由佯嗔嗔声道:“弟弟,你越大越不懂规矩了。”

  话声甫落,深处已传来海棠仙子的亲切声音问:“是涛儿来了吗?”

  江天涛精神一振,立即声回答道:“是的,师父!”说罢,即和雪丹凤急步向深处奔去。

  绕过几座高大石笋,前面现出一座石门府,一位仪态雍容,超凡脱俗的道姑,正含笑立在前光滑如镜的石地上。道姑黛眉凤目,琼鼻樱口,双颊如温玉,头上乌云高挽,身穿一袭白道衫,外单粉缘无袖长糯,手中一柄银票拂尘正随着徐徐夜风飘动,看年岁好象也就二十八九,而实际上她的年龄已经三十九岁了。

  江天涛一见中年道姑,宛如痴儿见到了母亲,急上数步,屈膝伏跪在地,激动地声:“涛儿叩见师父。”

  海棠仙子发现自婴儿就被自己抚养长大的江天涛,半年不见,似乎比以前又长高了不少,雍容的面庞上,立即绽出一丝微笑,于是,亲切地道:“涛儿起来,这半年来,对证实你身世的事,可有收获?”

  江天涛叩头立起,恭声回答:“托师父的福,涛儿已觅得绣衣的一部份。”说着,即由怀中将那只毫光闪,七彩缤纷的绣衣左袖取出来,双手送至海棠仙子面前,并将进入九宫堡,登上摘星楼的经过说了一遍。

  海棠仙子接过衣袖,一面翻看,一面听着江天涛的叙述,一俟江天涛说完,立即感慨地道:“令堂璇玑玉女,不但是位武功惊人的侠女,也是<绣衣云鬓>
上一章   绣衣云鬓   下一章 ( → )
驾驶生涯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娇艳人生风流邪龙巨轮蓝天航空公司沉鱼落雁
《绣衣云鬓》为作者花间浪子创作,作品绣衣云鬓章章动人,恶女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花间浪子编写原创绣衣云鬓最新章节第三章绣衣隐世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绣衣云鬓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恶女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