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小说网为你提供白刃在喉编写原创画地为牢最新章节
恶女小说网
恶女小说网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推理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乡野情狂 富贵风流 乱情人生 慈母憨儿 青涩畸恋 车站之花 娇妻出墙 娇妻祸水 绣衣云鬓 娇艳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恶女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画地为牢  作者:白刃在喉 书号:37110  时间:2017/7/31  字数:4726 
上一章   第四十章    下一章 ( → )
崇和宫。

  御案上堆了奏折,李绩取过来一一摊开过目,看到最后,眼中不耐的意味更加浓烈,他信手将奏折往案上一扔,冷笑一声,语气嘲讽道:“平让他们商议民生倒不见得多积极,朕的后宫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的耳目便灵敏的很。”

  在一旁服侍的阿德低头躬身来到桌案旁,借着整理奏折的动作瞟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一眼便看到秦颜二字,想来是一些大臣闻风而动,写了奏折来弹劾秦颜,事情已经过去数天,太子明便要出殡,若不尽快给众人一个代,恐怕秦颜的后位难以保全。

  目光不敢再多做停留,阿德不动声的将案上的奏折放好摆齐,做完这一切,他退至一旁等候差遣。

  李绩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假寐,纤长的眼睫下透着一片乌青,落在肩侧的黑发衬得他的脸色越加苍白,看神情似乎一直都没有休息好。

  桌案上的熏香飘出袅袅的轻烟,散发着阵阵幽香,整个大殿空旷静谧的很,阿德盯着脚下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微微出神。

  “阿德。”

  被一声轻唤惊回神思,阿德连忙伏身道:“奴才在。”

  睁开眼,李绩撑着椅背坐好,他定定的坐了半晌,突然道:“你上次去看皇后,她情况可还好?”

  思索了一番,阿德神色恭敬道:“气看起来不大好,精神也显得十分恍惚,毕竟先前受过伤,体质也不比从前。”

  闻言,李绩一阵沉默,他眉头轻蹙,迟疑着问道:“她可有说过些什么?”

  “不曾说过。”阿德低下身子答道。

  答完后,阿德心中一阵紧张,握在袖中的手紧了又紧,他偷眼打量李绩的神色,见他抿不语,只眼中的一点眸越加沉郁,似乎所思甚深。

  沉片刻,李绩看着阿德道:“你立刻去监庭寺打点一番,看看皇后有什么需要便尽量足她。”

  阿德一直低着头,听李绩说出这番话后,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眼中光一闪,他恭敬道:“奴才遵旨。”

  阿德行礼告退,李绩看着他的背影出了崇和宫的大门,他轻笑一声,眼中渐渐凝起一层冷意。取过案上的朱笔,本想批阅奏折,却发现心如何也沉淀不下来,李绩放弃似的搁下笔,起身朝殿外走去。

  暮色西垂,晚霞殷红。

  空中几只苍鹏在高空中遨游飞翔,间或发出几声鸣啼,响彻天际。

  曾有人告诉过李绩,唱在云端上的歌总是曲高和寡,作为君主,不要妄想得到旁人的谅解,因为你在坐拥天下的同时便失去了平等的权利。

  这个世界很公平,有得到就会有失去,可李绩始终想不明白为何他犯下的罪孽却要由旁人来承担。

  眼前的景御宫再也没有了平的生气,白色的绢花悬挂于正门的牌匾上,宫殿四周静默无声,轻风吹动着白色的挽联在半空中飘扬,吹开寂寥萧索的气息。

  李绩缓缓的踏进内院,门旁的两名守卫远远的见他走来,连忙跪下行礼,李绩挥了挥衣袖打断他们要说的敬语,示意他们退开,他不想因这些虚伪的话而打扰了这片宁静。

  走进内殿,李绩一眼便看到了殿堂正中巨大的奠字,漆黑的棺木停在正中,宫中的长信灯不分夜的燃烧着,四周漂浮着安息香的味道,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闷,或者说这里已经是一个坟墓。

  李绩的目光一直看着停在正殿中的棺木,一瞬不动,甚至透着一丝警惕的意味,他不知是害怕面对死亡还是害怕面对自己的孩子,还未等他想明白,他已经站在了棺木前。手抚摩着棺木边沿,在黑色的木头上有朱漆绘着繁复而奢华的图案,昭示着死者尊贵的身份,尽管它会在百年后腐朽溃烂,唯一不变的真实便是死亡。

  低头去看,躺在棺木中的李琰一身盛装,神情十分安详,除了面色过于苍白外与常人无异,似乎一睁开眼他还会抱着那只雪狐眼中含期盼的叫他一声父王。

  视线有些模糊不清,李绩靠着棺沿伏下身,将手探入棺中,待摸到那冰凉苍白的面容时,那晚的心痛又如期而至,他想这种痛大概终其一生他都不能忘记。

  手拂过衣摆,似乎碰触到间的挂件,李绩沿着绳带拾起了挂在上面的物件,原来是一块玉佩,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一个琰字,这块玉佩象征着太子的身份,要永远的伴随着李琰长眠于地下。微一使力,李绩一把扯下玉佩,将它紧紧握在手中,他不想李琰在死后还要刻着皇家的印记。

  看着棺中沉眠不知的李琰,李绩轻轻的声音仿佛耳语道:“若有轮回,下辈子不要生在帝王家。”

  因为来过一次,所以狱卒轻易的认出阿德是皇上派来的人,便直接领他去见秦颜。

  二次见到阿德,秦颜倒没有出意外的神色,她笑了笑,只说了声:“你来了。”

  秦颜这句话说的奇怪,好象她一直在等自己来,令阿德觉得有些莫名和疑惑。阿德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秦颜,她跟前几没什么分别,脸色依旧苍白,头发因未曾梳理而披散在身侧地面,周身渗透着恣意随,没有丝毫狼狈之感。唯一不同的大概便是眼神了,他总觉得今的秦颜目光太过耀眼,让人不敢视。

  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阿德只好应承道:“是皇上让奴才来看娘娘有什么需要,好让奴才来打点一番。”

  “我好的很。”秦颜眼光含笑道。

  阿德仿佛释然道:“如此奴才便放心了。”停顿半晌,他面色变得为难道:“不过这几老将军好象听到了些消息,拖人带话给奴才问明真相,奴才实在想不出该如何应对,迟迟未回话,接下来还请娘娘指示。”

  秦颜轻笑一声道:“我以为太子遇害的事早该朝皆知了,没想到能瞒到现在,多亏公公相助。”

  阿德心中一虚,面上强笑道:“奴才现在毫无对策,实在有负娘娘重托。”

  沉片刻,秦颜突然抬头看着阿德道:“不如这样吧,我来写一封信,你帮我交给父亲,他见了自然会相信我尚且平安,你看如何?”

  阿德目中难掩欣喜道:“娘娘此法甚好,奴才这就去拿笔墨。”

  见他急着要出去拿纸笔,秦颜突然道:“等等。”

  “娘娘还有何吩咐?”阿德转过身来,神色微有不耐。

  秦颜没有急着回答阿德的问题,她从地上站起来,白色的衣衫逶迤在地面上,在阴暗的牢房中如同绽放的莲。

  看着阿德眼中的疑惑,秦颜笑了笑,笑容亦十分淡雅,她道:“你可还记得我一次见你的情形?”

  尽管不明白她的意思,阿德仍是照她的话去回想了当时的情形,片刻后他答道:“当时奴才正急着要替皇上取冠冕,所以不小心撞到了娘娘。”

  秦颜点头,她笑道:“你记很好,不过我的也不差,所以我记得在大婚二天你并未到过旌德宫,可你却认得我,你当然可以说是根据我的服饰猜出身份,不过我后来问你是否在旌德宫见过我,你当时没有否认。”

  “奴才实在不明白娘娘在说些什么。”阿德依旧谦恭的笑着,眼中渐渐浮起一层冷意。

  “还不明白么?”秦颜偏头笑道:“我虽刚入宫,但身为皇后又怎会不清楚皇宫的情形,你一见面便对我撒了谎,若想从翠宫抄近路绝对不可能路过添香池,我见你神色慌急便起了疑心,所以故意说错晨妃的居所来试探你,你倒是答出来了,可见你潜伏在后宫非一天两天。”

  “娘娘现在说这些是想表明什么呢?”平卑微的神色在秦颜说出后瞬间消失无踪,阿德似笑非笑道:“娘娘既然一直没有拆穿奴才的面目,是因为奴才可以帮娘娘达成心愿不是么?”

  “你错了,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又怎会轻易去相信别人。”秦颜摇头,她目光微带怜悯道:“其实一开始你向我示好,我便将你暗中告诉我的话说给了环儿听,你该知道环儿是皇上派来监视我的人,无事献殷勤的道理连我都懂,皇上又如何能不注意呢?”

  似乎戳到了痛处,阿德气急败坏道:“如果真如你所说,皇上为何不马上除去我,以免夜长梦多。”

  微微一怔,秦颜状似不解道:“将你放在身边有何不好,既不会打草惊蛇,又可以掌握住你身后之人的举动,可谓一举两得,简直是再好不过。”顿了顿,秦颜语气别有深意道:“你以为皇上为何独派你来探视我?”

  阿德目光中渐渐透出杀意,他目光突然一滞,转而死死的盯着秦颜,咬牙道:“你先前一直在骗我,根本没有什么纸条,你想请君入瓮。”

  秦颜十分诚实的点头,她耐心的解释道:“你说的不尽然,纸条的事千真万确,上面写的字我亦没有欺你,不过太子的事我自然不能靠说服旁人为自己罪,所以我需要有人来当替罪羔羊,既然献王一直在找先皇的诏书,我便给他指条明路,你取我得公平的很。”

  听了秦颜的话阿德心中一阵惊诧,不知她是如何猜到自己与献王有关,如果问了反而间接承认了秦颜的话,于是他装做嘲讽道:“你明知道李绩杀了秦鸿,难道还想指望他借此事来替你开罪?真是异想天开!”

  本以为刺到了秦颜的软肋,谁知秦颜神色漫不经心道:“眼见有时候都未必真实,何况是耳听,不过我要多谢你替我向父亲传话,让他清楚朝中哪些人有异心。”

  没有去理会她话中的深意,阿德暗中将手移到背后,袖中寒光一闪,一<画地为牢>
上一章   画地为牢   下一章 ( → )
将军媚极品王妃特训闺秀异界暴走状态反贼太古神魔诀巡狩大明极品书生混大异界之吕布的武极神通
《画地为牢》为作者白刃在喉创作,作品画地为牢章章动人,恶女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白刃在喉编写原创画地为牢最新章节第四十章小说在线阅读与TXT下载,画地为牢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由恶女小说网网友最快上传更新提供。